我所理解的双重人格大概是在别人都难过时,自己感觉不到悲伤的情绪,但是后来情绪才会上头,准确说是慢半拍

       高中毕业时,大家哭着告别,我心里始终没有悲伤的情绪,和班里的人分别喝酒拥抱,回到家,离别的痛苦猛地涌上心头,坐在地上大哭

       任何理由都不能说服自己停下来,因为明白一别极有可能就是一生。

       好多年过去,这毛病变本加厉,受不了离别,害怕用了很久习惯的人转身不见,就像穿很多年的衣服,即使颜色发黄,布料发软,甚至长了窟窿,依旧穿着,看久的东西,闻着舒心,处久的人,看着舒心。

      谁都知道,人生是一列小火车,有人上车,有人下车,能陪你走多久.....全凭那人有多有钱,不然走不了多远。

      我想我愿意为她换票,提前下车,陪她走她要走的路。现实的残酷就在这里,你不知道对方何时下车,去往何方,她甚至不需要你换票,他们只能陪你到这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