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起“上瘾”不由得让我想起一位陌生人为我推荐的一部电视剧,是一部讲同性恋的腐剧,而我今天所说的上瘾,并非是这部电视剧。

1.

从什么时候,你也喜欢说“随便,我都可以”,对于节日也没有多大特殊的感觉,不过是无聊日子里的另一天,遇到不喜欢的人,也能谈天说地,报以微笑,开始逐渐忘记和她一起痴迷的旅行,为买出去旅行,吃了一个月泡面;忘记痴迷的那本书,通宵看完,一会儿哭一会笑;忘记那个追了很久的女孩儿,干了世界上最傻的事,在楼下表白被通报批评。

你多久没有对一个东西上瘾了?

2.

小时候,爱吃肉,是那种泛着油光的肥肉,每次家里杀猪,妈妈都会在我的大碗里盛满满一碗,我满心欢喜的看着这些小肉块,坐在她的腿上,用胖嘟嘟的小嘴嚼着同样胖嘟嘟的它们,脸上的肉也跟着微微颤动,一天吃不上肥肉块,就会开始闹,像是吃了一口罂粟,吸食了戒不掉的毒品,让人上瘾。

旁边的大人们像是看一个原始人吃东西似得看着我,满脸都是踩到了什么东西的表情,我不懂他们,他们也不懂我,在我小小的心灵里认为,肥肉是世间上最好吃的东西,为了每天能吃一碗,我愿意一放学就写家庭作业,不理睬趴在我窗口找我玩耍的小黑妞,我想我愿意用任何东西来换取我的肥肉。

这种对肥肉的上瘾感,持续到某一天在食堂吃饭,吃到了一块皮上带着毛的肥肉,那种恶心感遍布全身,迅速从口腔延及肠胃,吐了整整三天,医院检查说食物中毒,至此,我的肥肉生涯告一段落。

但对于小时候吃上肥肉的过瘾感念念不忘,好久,好多年, 好几十年,都没有对一个东西如此上瘾过了,回忆起来也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让我产生如此畅快的感觉,酣畅淋漓是一个遥远的名词,隐隐的隔着千山万水,无法碰触。 

上瘾,百度百科解:上瘾,拼音shàngyǐn,是指对某些人或事呈病态的思念。